性本

爱丘山

完美情人

李振洋和岳明辉是情侣
李振洋出轨小秘书灵超
岳明辉出轨大模特卜凡

🌹本章只有洋岳
🌹人家  拥有  评论  和  小星星
🌹爱你们
🌹爱ONER

夏天停水停电了。
我可以si了。再见。

沙雕

【卜岳】
岳明辉的卜凡是一对儿花里胡哨的小蜜蜂,每天一起穿梭在百花丛中。
岳明辉和卜凡一起去采花蜜。
岳明辉是一只留过洋的蜂。
岳明辉飞飞飞飞飞到卜凡的头顶对卜凡说
“你个low  bee!”
“老岳,你什么意思啊!啊!老岳!”
算了,卜凡的英语水平听不懂。
(妈妈发的微信笑话改编)

沙雕对话

【洋岳】
岳明辉的李振洋是一对儿花里胡哨的小蜜蜂,每天一起穿梭在百花丛中。
岳明辉和李振洋一起去采花蜜。
岳明辉是一只留过洋的蜂。
岳明辉飞飞飞飞飞到李振洋的头顶对李振洋说
“你个low  bee!”

(妈妈发的微信笑话改编)
猜李振洋回说什么?

【卜岳】宠爱-1

(小小小小小日常)
卜凡爱岳明辉这个事儿,娱乐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儿。
曾经和岳明辉共同出演一部戏的李振洋和李英超夫夫在某个知名访谈节目中说“老岳这个人虚伪”一边说还一边高高的竖起大拇指。“那时候卜凡还在追老岳,老岳呢在在咱们剧组担演男三号,我的妈呀!卜凡凡啊!这个小凡凡同志!我跟他同校两年没见过他这样。老岳演的那个角色呢是个江湖侠客。老岳这个人呢本来就挺粗的。有一次吊威亚,老岳的手被威亚绳子喇了挺大个的口子,当时就血呼啦了。老岳这个人粗!怕耽误拍摄进度,拿水冲冲拿那个创可贴一贴就继续了。我当时还夸他,我的妈呀!老岳一天啥事没有笑呵呵的。晚上卜凡来探班。”
“洋哥,那不叫探班,那是咱们剧组常住人口。”
“对,卜凡凡天天来!晚上卜凡来的时候,老岳往卜凡身边一靠就给那悄悄的展示给卜凡看自己受伤的爪子。”
“凡哥一看心疼啊!拿着我岳岳妈妈的手给那亲亲!”
“还。还。卜凡,吹吹~”
“那两天就没见过岳岳妈妈拿过什么东西,早上的粥都是我凡哥一口一口吹凉的喂的吃的。那豆浆但是凡哥拿着喝的。”

诀别【高虐】【卜岳】

奄奄一息绝症小岳×为了给哥哥治病变坏的凡凡

麻烦观众大老爷看完评论一下,谢谢谢谢

评论看链接谢谢😜

诀别

身患绝症奄奄一息岳明辉×为给岳治病变坏坏卜凡

高虐

高三的补习真的是绝了,我终于放假了。

快点看完评论呐呐呐。

爱你们,想你们🐨


正文开始

“最多就三个月了。”

这句话像苍蝇一样在卜凡的脑袋里面转,卜凡在医院面前的抽完半包烟,红着眼走进了医院

“你来了吧!”

“恩,今天怎么样啊?”

“我们今天出去转转吧!”岳明辉笑笑“我感觉到太阳了。”

“行”

岳明辉生病了,很严重的病,他明亮的眼睛蒙上了灰白,他已经看不见了,病毒占领了那个美好的青年。
他的皮肤白的透明,没有一点血色,脸上有点水肿,看起来没有那么瘦,但是竹竿一样的胳膊,和卜凡轻轻一抱就起来,像一床被子一样轻于同年龄的体重告诉卜凡他所经历的痛苦,被病痛折磨的痛苦。

卜凡把岳明辉抱上轮椅,慢慢推着岳明辉到医院后面的花园去逛。

“哥哥,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恩,今天中午的粥里面有肉末豆腐,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肉了。”

“听话啊!哥哥,那是为你好”卜凡笑着说“你快点好!咱病好了,我给你做可乐鸡翅!”
岳明辉抬起头

“哥!你咋又扣手指头,恁好看的手你看你扣成啥样了。”

“有人在弹吉他”

“大学生送温暖呢!”

卜凡把他推的很近才听见

岳明辉静静听着节奏唱“虫儿飞,虫儿飞……一双又一对才美……”

卜凡悄悄的离开岳明辉的身后,一步三回头,确定岳明辉还是沉醉在音乐里。

卜凡走到大学生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指了指一旁的岳明辉,大学生点点头微笑。

大学生将琴递给岳明辉,岳明辉很激动,手都是抖得,抚摸这琴,试了一下找准了位置。

“失去了你的消息……”岳明辉刚唱到副歌部分,弹琴的手突然停下,开始捂着嘴猛咳起来。

卜凡惊慌失措,赶紧拍拍岳明辉的背。

岳明辉咳的厉害,直到最后咳出一口脓血。

“哥哥,你怎么了,哥哥!”卜凡用哭腔说“哥哥,咱们回去吧!”

卜凡努力压住眼泪,但还是一滴一滴的流了出来。岳明辉小心翼翼的将琴还给青年。用宛如蚊子振翅的声音说“谢谢”

“卜凡”岳明辉说“我们可以回家吗?”

“回家,我们回家,马上收拾东西回家,哥哥,哥哥。”

卜凡刚把岳明辉抱上床安抚岳明辉休息。

“岳明辉的家属吗?”门外一个年轻的胖胖的护士说“你们都欠缴五万多了,再不缴,就自己搬出去。”
护士的态度很不好走了还回头嘟囔“欠一个星期了,都快死了,浪费”

岳明辉的病没救了,卜凡将他送来最好的医院,虽然也是回天乏术,但至少卜凡心安。也可以让岳明辉少受一点痛苦。

北京的医院耗费巨大,短短两个月,资本主义圈养的吸血鬼便吸干了岳明辉和卜凡所有的积蓄。卜凡花光了所以的钱连两个人的房子都买了,还欠了一屁股债。卜凡也为了照顾岳明辉辞去了工作。

卜凡拿着那张单子,眼圈慢慢的红了。其实他还是一个男孩,第一次学着认真的去爱人。第一次面对风雨,这个22岁的年轻人快撑不住了。从他昏迷,第一次送往医院。到拿到病危通知书。看清楚通知单上的那个c。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瘦了一圈。脸也深深地陷了进去。
岳明辉在里面叫不凡。

“怎么了?我们回家吧,我想回家了。”岳明辉笑着说,撑着身体艰难的坐了起来,抱住卜凡。

“我感觉我最近好多了。”岳明辉把头放在不凡的怀里说,“头也不是那么痛了。”

卜凡知道那是医生为了减缓痛苦而加大了止痛药的量。那些将死的人并且没有救的人,一般都是在最后以让她开心,减缓痛苦为主。

“我们回家呗。”岳明辉哼哼唧唧的撒娇。
但是哪里还有家呢?

“听话,等咱病好啦,好的特别好了,咱就回家。”
岳明辉委委屈屈的窝在不凡的身上睡着了。睡着的时候还嘟着嘴巴。他仿佛只有在卜凡在的时候,窝在他的身上才会睡熟。岳明辉生病之后其实很是嗜睡,但睡得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好。

岳明辉被卜凡缓缓的放在床上。吻了他的额头,走到门口,像是担心什么,又回来吻了他的嘴唇。那嘴唇勾勒一下,像是做了什么美梦?

卜凡走投无路了,打通了那个电话。

“喂,洋哥”

电话那边很是吵闹。

“喂”那边那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但貌似喝醉了。“你是想通了吗?”

“恩,洋哥”卜凡的声音很是沉重。“洋哥,我最近很是缺钱,你能不能先借我点儿钱?到时候赚了钱再还你。”

“那得让我看看你的诚意。”那边笑着说。“你来找我吧,你知道我在哪儿的”

说完电话就挂了,不凡的心情却一瞬间放松了下来。伙计,不行的话就只能靠你了。不发,拍了拍自己的那辆红色的摩托车。卜凡开的很慢,不知是在思考什么。花二三十分钟才到,才到了那个地方。卜凡刚进去就有人带着卜凡往二楼走。

“来来来,坐”李振洋拍拍旁边的沙发。那个男人像一条蛇一样。包厢里的人听到了,他说话便安静了下来。

“不了,洋哥。”

“咱们是来谈生意的。”李振阳洋给卜凡倒了一杯酒。

“我让你坐着,你就过来坐着”他笑着说。语气轻飘飘的,但里面全这是命令。

旁边的一个大汉,仿佛,是看这个毛头小子不太听话,于是怒吼。“洋哥,让你坐着,你就坐着,那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要脸给脸不要脸。”

“诶,你干嘛呢?怎么能这样说,他是来谈生意的?”

“我知道你的难处,我理解,我先借你10万,第一单,你先免费试试水?”

李振洋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卜凡听到后,拿起杯酒就灌了下去。

卜凡喝了个大醉,等酒醒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酒吧里还有人,但李振洋他们都走了。喝酒误事,卜凡马上起身紧张拍了拍兜发现了里面有一张卡,卜凡赶紧拿上外套就走出门了。卜凡,马上跑到附近的一个银行里,卡里有10万元,没有密码。

卜凡小心的把卡放进外套里面那个的兜兜里,上车回了医院。凌晨两点半,街上依然辉煌,但这个辉煌的城市太冷了。快要把卜凡冻死了。卜凡发现这无情的吃人的城市的阴暗面居然成为了自己取暖的地方,曾经那个梦想之城,居然如此冰冷。

卜凡回到医院,回到了岳明辉的病房。他已经睡着了,不饭没敢打扰他,关着灯走进了房间。

自己身上的酒味很浓,他悄悄的越过岳明辉,拿了衣服去洗澡”

“你回来吧!”岳明辉醒了。“你喝酒了吗?”

“恩”卜凡支支吾吾“朋友结婚”

“你快去洗澡,回来陪我睡觉。”

卜凡马上冲完了澡,爬上床了,搂岳明辉入怀。

“我好想你啊!”岳明辉说“我今天做梦了”

“梦见什么了。”

“梦见我们去欧洲十三国度蜜月”

“好,会的,等你好了,我们就去欧洲十三国游。”

“凡子,对不起。”岳明辉说“拖累了你这么多。凡子。你应该过正常人的生活的。娶妻生子,一生平安,幸福。如果你没有遇见我,多好。我曾经以为我能给你所有。即使没有孩子,我知道你很喜欢小孩儿,原来每周日我偷偷出去都是去福利院了。有个小孩儿很可爱,也很乖。她叫娜娜,是个小女孩儿,我说那你要跟我们凡凡一个姓的话就是一根小香蕉啦!嘿嘿,我给她买了很多玩具,她很可爱,他都叫我爸爸了。”岳明辉一边哽咽一边笑“你以后可不能对她太好,太偏爱那个小丫头,我肯定会吃醋。那小丫头可贼了,我都被她骗到过,小嘴巴跟你可像啦肉嘟嘟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

“对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去的那个餐厅吗?以后咱俩能扯证了就到那里去办酒啊!我可记得那时候有个毛头小子,拖地都拖不好,我那双新买的鞋刚穿上就被搞了个湿透,当时我巴不得打死你,我还准备去泡妞呢,谁知道缘分这么奇怪?我怎么,就看上你了呢?我还记得当时我看你那样子说你这辈子都不去跑,欠我的钱啊,永远都还不清啦。我那双鞋可贵了,但现在,你还清了……”

“哥哥,我求求你了,别说了。”卜凡把岳明辉紧紧搂在怀里“我求求你,别说了。”

“我爱你,我想了很多,我以前不信命的,但现在我觉得我错了,真的,我前半生都是罪有应得,但你是无辜的,命运捉弄人。烦死了,哥哥真的很爱你,但是,以后哥哥不在你身边啦,你……”

“不会的!不会的!哥哥,你别瞎说。”卜凡已经泣不成声了。“你别乱说了,我们还以后,一起,还要去瑞士呢,哥哥,不许说那话了。”

“凡子,别哭,哥哥最见不得你掉金豆豆了。”岳明辉说“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遇见你,我很幸运了,凡子。今天我走了,说明命里你会有更好的人出现,你要相信我经常跟你说的那句话,我不信命,但经常跟你说,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岳明辉吻上卜凡的泪“好啦,睡吧,天气预报说明天天气也特别好。明天陪我出去溜一圈啊,早点睡吧!”

说是睡下了,咱两个人哭了很久,卜凡把岳明辉抱的特别紧,凌晨五点半,卜凡睡着了,但岳明辉一夜未睡,只是靠着少年,卜凡把他抱得很紧,岳明辉艰难伸出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摸索了半天,摸到几台连着自己身体的仪器后面的开关插头。

“凡子,再见!”

‘叮’仪器熄灭了上面的符号,氧气瓶停止翻滚气泡。
岳明辉世界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开始变的窒息,脑袋里放的走马灯。

那个青涩的少年,在楼下给自己守门,给他煲汤,给他拥抱,陪他宿醉,他的笑声,他的泪水,他的温度,他的舍不得。就让我再自私一回,让我,在占用你几天吧。岳明辉在失去意识前的一秒,他又抠开了按钮,太舍不得。







麻烦看到最后了,就评论一下呗。
爱你👄
不许掉金豆豆……

失眠的夜慢慢爬上来
想你的心没什么阻碍
想你想你想我😊
(老婆被骚扰我也没生气
    气坏身体无人替。真的!)

为什么是文岳?
我岳的气质真的是不可逆转了吗?